资管行业的格局演变与信托业新定位

我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逆势成长,行业规模已达百万亿元级别。

  尽管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增长有所放缓,但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步伐却逆势呈现持续加速态势。从2012年到2015年,资产管理行业规模从27万亿元开始以年均50%的速度增长。2015年中期,业界普遍预期五年内国内资产管理行业规模可超100万亿元。而从真实数据来看,2015年底资产管理行业规模就达到93万亿元,2016年中期已基本确定达100万亿元,远超市场预期。

  根据BCG的预测,从2015年至2020年,资产管理行业的规模将继续以13%的规模增长,到2020年将达到174万亿元。

  从我国资产管理市场参与主体的类别看,主要包括:银行理财、信托、券商资管、公募基金、基金公司专户及其子公司、私募基金、期货资管、保险资管;机构类型涵盖商业银行、信托公司、证券公司、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、期货公司、保险公司,分布于银、证、保三大监管体系之内。

  资产管理行业

  呈现高集中度发展趋势

  资产管理行业追求规模经济。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结构的决定力量是规模经济效应,未来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趋势是行业集中度的提高。预计随着我国金融体系市场化程度的加深、各监管体系的监管标准趋于一致、细分行业间壁垒逐渐下降,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明显。

  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经验亦表明,资产管理具有强规模效应。从存量来看,前20大资产管理机构管理资产规模的市场份额占全球市场近一半。如果看增量则更加明显:2014年美国市场前10大共同基金管理规模的增量已达到整体增量的121%,而2013年则只有73%,增量的集中度大幅提高;在欧洲,这一数据则长期维持在40%以上。

  事实上,我国资管市场中的高集中度现象已经形成,前10大资管机构管理资产规模的市场份额总计32%,前20大资管机构市场份额总计44%,与全球资管市场已十分接近。

  而在细分类别里,这个趋势更加明显,截至2015年年末,银行理财、公募基金、基金专户、基金子公司、券商资管与信托公司等领域,前10大机构所占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6%、57%、49%、48%、50%和44%。

  资产管理行业内的

  基本格局与竞合关系

  资产管理行业的基本格局——“三层分布”。根据对官方数据的统计与测算,2015年年底资产管理行业的规模达到93万亿元,截至2016年9月,行业资产规模约110万亿元。从各类别表现来看:银行理财规模达到27.10万亿元,占总规模的24.5%;信托资产规模18.17万亿元,占比16.4%;基金公司专户与子公司规模17.39万亿元,占比15.7%;保险资管的测算规模16.41万亿元,占比14.8%;券商资管规模为15.77万亿元,占比14.3%;公募基金规模8.83万亿元,占比8%;私募基金规模6.66万亿元,占比6%;期货资管0.27万亿元,占比0.2%。

  我国的资产管理市场目前可大致分为三个层级:处于第一层级的主体仅有银行理财,稳定占据资产管理行业1/4的份额,由于商业银行体系在我国金融体系中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,这个基本情况预计长期不会改变;处于第二层级的主体密度最大,包括信托、券商资管、保险资管与基金专户及其子公司,这四类主体共同的特点是以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为主要大类资产,彼此规模相近,均在15万亿元至18万亿元这个区间,共同占据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约60%的比重;处于第三层级的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,由于其业务主要局限于资本市场相关的范围内,这一层级的表现与资本市场的体量、走势关联程度较大,其合计规模基本稳定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份额15%上下浮动。资产管理行业竞合关系的基本结论是:不同层级之间为正和博弈关系,同层级内部为零和博弈关系。

  第一层级由商业银行体系单独构成,由于存在大量的通道业务需求,从2015年年底的数据来看,整个第二层级的通道业务规模达到26万亿元,主要来自于商业银行。因此在通道业务领域,第一层级与第二层级之间是正和博弈关系。

  对于第三层级而言,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的主要业务范围集中在资本市场,与第一层级和第二层级没有过多的市场交叉,因此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常通过担任资本市场业务中的投资顾问、财务顾问等角色与第一层级和第二层级间建立正和博弈的关系。

  而在第二层级内部,即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领域,由于参与主体较多,加上通道类业务和刚性兑付现象的存在,拉低了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的整体技术门槛,因此表现为激烈的竞争。由于市场中资金量有限,加上“资产荒”常态化,信托公司、券商资管、基金专户及其子公司以及保险资管的第三方业务(面向其他保险公司或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业务,2016年年底预计规模两万亿元),在资金与资产两端均是零和博弈关系。

  信托业正处于

  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期

  第一,“资金—资产”两端的比较优势决定资产管理行业格局。

  资产管理行业的两个核心驱动力是资金与资产。银行、保险由于具备巨量的资金来源,因此银行理财与保险资管在资金端具有天然的优势。但由于其资产管理能力尚不足以完全支撑现有规模,因此需要向其他层级寻求资产端的支持。同时,商业银行体系出于缩减资产负债表、满足监管要求、拓展创新业务等需要,也会寻求能够担当通道角色的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协同。

  其他机构募集资金则大部分是通过非公开方式、以产品为单位进行,因此资金端的优势非常有限,更偏向于资产端的服务角色,如担当通道、资产托管或输出主动管理服务等。而在资产端,由于“资产荒”现象与大量通道业务的存在,以第二层级为代表的群体其同质化竞争会逐步加剧,这种现象的持续将不断弱化资产管理机构的市场价值。

  在现有格局下,资产管理机构在资产端唯一有价值的突破点,只可能在主动管理业务领域。信托业由于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、成熟的人员储备与丰富的实践经验,有望在主动管理业务的竞争中继续保持领先。但是资产端的竞争将会长期表现为红海,因此其整体竞争形势将日益白热化。

  从资源禀赋来看,银行与保险相对于其他机构具有无可比拟的资金端优势,是仅有的可以公开、持续、稳定的向公众募集资金的机构。公募基金虽然具备公开、持续的特点,但其规模与资本市场高度相关,因此不够稳定。其他资产管理机构均是以产品为起点发起资金募集,也不具备相应的资金募集能力。

  第二,类家族信托业务将成为信托业的“胜负手”。

  目前,信托业进入了极佳的战略机遇期,可以跻身于拥有持续、稳定的资金来源的金融机构行列,这个机遇即是类家族信托业务(由信托公司受托代为管理和处置家庭或个人财产的财富管理方式,主要针对高净值客户,也可下沉至一般客户)。由于类家族信托业务中受托财产具有长期性、多样性、组合性特征,一旦信托业形成大规模的类家族信托业务,那么高净值客户的资金与资产将长期留存在信托账户内,信托业在资金端的自由度就会成倍放大。信托业可以借此从第二层级激烈的资产端红海竞争中脱颖而出,进入到资金端的蓝海领域。

  此外,从法律基础与制度基础来看,基于信托制度的信托公司是开展类家族信托业务最完善的金融平台,但是平台型商业模式在发展财富管理业务时有两个很容易走入的“歧途”:一是成了“大杂烩”式的金融产品零售超市,二是成了现有强势财富管理机构如私人银行的交易通道。

  由资产管理进入财富管理,最重要的是掌控“资金—资产”链条的各个环节,通过对资产管理能力与投资顾问团队的精心打造,才能更好地判断与识别资产的金融属性和客户的投资需求。基于全能金融平台的资产配置、财富规划与客户服务能力,才是在高净值客户的激烈争夺中取胜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若信托业能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将有望借此改写资产管理行业的格局,成为可以衔接第一、三层级、兼顾资金端与资产端的全方位、多功能“资产管理+财富管理”机构,为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。

版权所有 © 2015 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投诉电话:95570-3、82830130

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摘编 违者必究 苏ICP备11068397号